返回 长篇连载

【百里青阳】【作者:l552199】【完】



  北伐大军在主帅百里青阳老元帅的带领之下,历时一年击败了西域各国,使西域归顺大秦帝国,建立了不世功勋。西域各国除最繁盛的捐毒国被灭亡之外,其余各国都献上贡礼,宣誓臣服于大秦帝国。

  京城五里之外,刚刚从西域得胜归来的征西大军在此处扎营,等待明日进京面圣。

  第一章失身被俘

  【报  将军,属下抓到捐毒国公主,请元帅处置。】副官压着两个身材柔弱的女人走进帅帐。

  两个女孩眼中一片灰暗,那天两人才逃出捐毒国都不久就被驻守的军官发现,押送到了西征大军帅帐,那天是两人第一次见到百里青阳,那个两次改变她们命运的男人。两人跪在帐营中,带着愤怒打量着盘腿披衣坐在帅台后看着军情报告的百里青阳,虽是盘腿坐着,但可以肯定的说他说一定是一个身材壮硕的人,虎目髯须,宽肩厚膀,如果不是头发与胡子中参杂的许多白丝与额头上浅浅的两道皱纹完全看不出这是一个已经年龄近古稀的老将。

  【壮硕,勇武】这是两人见到百里青阳的第一印象。

  放下手中的战报,百里青阳抬起头来,左手握拳,放到手边轻轻咳了两声。

  副官刚忙道:【元帅是否身体有恙,要不要属下叫吴医师来给您看看。【【不必了,老夫没什么大碍。】洪厚的声音从百里青阳嘴中传出。

  【元帅请保重身体,我等西征大业,可是不能缺了元帅您啊!】副官恳切的说道。

  【老夫知晓轻重,不必说了。他们二人就是  】【禀将军,这两人乃是捐毒国金玉银华两位公主,想趁乱逃出城去,被属下捉住,请将军处置。】副官说道。

  【恩,知道了,那捐毒国王和皇子呢?捉到了吗?】【属下无能,捐毒城虽已攻破,但至今未找到捐毒国主等人下落。】【继续搜寻,凉他们也跑不出我们这天罗地网。】【是,那属下现在就去传令,领将士们挖地三尺也要找出他们,属下先告退,请元帅好好保重身体,带领我等荡平西域各国。】说着,瞟了一眼跪在台下的两女,走出了帐营。

  百里青阳站起身来走到两女面前,果然不出两女所料,老人身形高大,估计九尺有余,自己估计也就能到他的胸腹部的样子。【你们两个抬起头来看着老夫。】两女如他所言抬起了头,抿着嘴一声不吭,但看着他的眼光却是充满着仇恨与愤怒。

  【恩,眼睛不错,大而有神,水灵灵的】,百里青阳无视两人眼中的怒火调笑着说道,【现在给你们两个一个活命的机会,那就是你们两个伺候老夫舒服,要是把老夫伺候高兴了,就免你们两个一死。】百里青阳虽然年近古稀,但是对女色之事确实兴趣十足,京城家中贤妻美妾无数。

  【老匹夫,休想,我姐妹二人就是死,也绝不会向你屈服的。】金玉银华两姐妹异口同声。

  【哼,倒是挺有骨气的吗,但是你们两个可能会意错了,老夫说给你们活命的机会就给你们活命的机会,这是命令,容不得你们拒绝,哼。】百里青阳一副强硬的军人做派,毕竟是久经沙场的老将,不怒自威。两姐妹在他的气势压迫下竟然说不出话来。

  【哼,不说话,那老夫就不客气了。】说着用左手一把把银华夹在了腋下,右手一托,把金玉扛上了肩头。就这样毫不费力的把两人扔到了军床上。【不要】两人顿时慌了神,【我们可是捐毒国的公主,你不能这样对我们。】【哼,公主,落了毛的凤凰不如鸡,要不是看你们两个还算有一番姿色,老夫会看上你俩。】话虽残酷,但却是赤裸裸的事实,捐毒一灭,两人又算什么公主呢?

  第二章银华啼血

  百里青阳看着沉默了的两个女人,一边解着铠甲一边说道:【现在还不如从了老夫,就像老夫刚才所说,你们只要伺候老夫高兴,老夫就给你们一条生路。】依旧强硬的话语,却已经开始动摇两姐妹的内心防线。

  金玉公主沉默了下来,不知怎么回答,却听见妹妹银华,【不,不行,我,我们  】也许是放不下作为公主的尊严,也许是不想委身与一个年龄比自己父亲还大的老人,银华公主下意识的否定了百里青阳。

  百里青阳已经失去了耐心,抬起粗糙的大手狠狠的拧上了银华的俏脸,道:

  【臭丫头,给脸不要脸,本将今天一定要干的你不知道东西南北。】此时百里青阳已经卸下了铠甲,脱下了棉袍,内衫,露出了一身略显松弛但是仍显精壮的的肌肉,以及前胸上花白的汗毛,汗毛在胸前密密麻麻连成一片,直到腰间被长裤遮掩住。两姐妹已经被百里青阳的身体吓得三魂丢了七魄,傻愣愣的看着他蹬掉了军靴,爬上床来。

  【哼,小姑娘,吓坏了吧!】百里青阳声音中透漏着得意,毕竟在他这个年纪还有这么壮硕的身形的人可是闻所未闻的。

  百里青阳一把抱住银华的腰身,向怀里一拉,丰满的身躯在百里青阳的臂力下,丝毫动弹不了,只能张开娇唇吁吁呻吟,这更激发了老人的淫心,双手不停的在银华圆臀上四下活动,胯下的阳具也隔着长裤狠狠的顶着她的小腹来回摩擦,因为身型差太多,银华的头只能够到百里青阳的胸口部分,百里青阳一手按着银华把她的头他在自己胸毛上来回擦弄,另一手一把把金玉拉到脸前,粗糙的舌头在她脸上来回舔弄,不消片刻,两女都已香汗淋漓,失了方寸。

  百里青阳见火候已差不多,一把把长裤褪到膝盖部,露出了粗大的阳具,阴毛与胸毛连成一片,也是黑白参半,仔细一看,百里青阳的阴茎竟然与银华的小臂差不太多。百里青阳满是胡须的嘴巴在金玉那顶起丝衣的双峰上磨蹭,啃咬。

  在圆臀上的手也抄入银华的大腿间,扯着那薄薄的底裤丝裙。

  不一会的工夫,两女全身上下,已然是肥乳半露。裙下守护阴穴之物已除,百里青阳龙猛虎精,顺势将猩红的龟头插入被自己手扳开的双腿间。

  【啊】,银华传出一声惨淡的叫声,原来百里青阳的龟头已有一半没入了银华阴户中。【啊  快快拔出来  姐姐救我  呜呜呜 快 疼  啊  !】对于银华的惨叫,百里青阳充耳不闻,令银华躺在床上,用大腿把她门户顶开,又把阴茎向里挪动了几分。

  【哦  哦 】百里青阳发出一阵畅快的呻吟,【好紧啊,果然还是个闺女。咦?顶到了,哈哈,小宝贝儿,别着急,老夫这就给你开苞,让你尝尝做女人的快乐,哈哈,】百里青阳深吸了一口气,一手托住银华的翘臀,在两人惊恐的眼神中,狠狠向前一顶,已把鸡巴的六成插入了银华小穴中,鲜艳的血红色顺着百里青阳的阳具一滴滴流下给墨绿色的床榻染上一层深色。

  【  啊  啊  疼死了  停 别弄了 姐姐救我  】被老人弄得吓破了胆的银华双眼迷离的向身边被老人按住亲吻的金玉求救。

  面对百里青阳的暴行和妹妹哀怜的眼神,蜷缩在一旁的金玉也不知道哪借来的勇气,伸出玉手揪住百里青阳的结实的胳膊,抓着,捏着、口里喊着:【你 你 放下妹妹  放下  】百里青阳全然不顾金玉的动作,现在的百里青阳正闭着眼睛享受着银华嫩穴里的挤压。

  【哈哈,不愧是黄花闺女,夹得老夫甚是舒爽啊。】百里青阳面露笑容,【小姑娘,老夫这宝贝可是还有将近一半没有进去呢!你再忍一忍,等老夫发力定要让你这幽谷豁然贯通,哈哈。】

  【别  别  】银华已经快没了力气,声音里也带上了哭腔。金玉不停的在太上老爷的背上抓着,直到细嫩的手指头疼的发麻,却也没见百里青阳的背肌有半丝伤痕。实在是无能为力了,只好双手撑着军床喘着粗气,媚眼望着那结实的身体,在妹妹丰满的身体上,无奈的看着那粗黑的阳具又开始一点一点挤向银华的阴户深处。

  【啊,啊,嗄】银华好像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在银华的惨叫声中,百里青阳终于把阳具整根塞进了银华的嫩穴中。【哈哈,不错,竟然能容纳老夫整个阳物,资质不俗,哈哈】百里青阳的心情十分畅快,猛地一下子把阳具全提了出来,带起一阵血花翻腾。【啊  】银华被痛的叫了出来,随着而来的是下身的空虚感,不过也就是那么一瞬间,百里青阳的阳具又狠狠的凿了进来,不同于第一次的慢慢插入,这次是一气贯成,冲到了银华蜜穴的最深处,托住了她肥臀,将鸡巴尽根插入,抽插几下后,狠狠转动几下,睾丸也狠狠碰撞几次后,双手按住正挣扎乱抓的玉手,下身狠狠的再次将粗大的阴茎送入银华饱满的阴户里面,开始高频率的运动。

  【哼  恩  好,再夹紧点,快,别跟死人似的,老夫  】百里青阳也注意到了身下的女孩停止了挣扎,定睛一看。原来银华经受不住百里青阳的鞭挞,已经昏死了过去。

  第三章金玉献身

  【哼,真是没用,才干了几下就不行了。】银华身下床上的血液已经集成了一个小水泊,但是百里青阳也没有因此等下动作,仍是一下下的抽送着。银华在百里青阳的眼里就是一个玩物玩坏了就坏了,不用心疼,再找就好了。

  看着昏死的妹妹以及仍是满脸享受之色老人,金玉意识到老人绝对不会顾忌妹妹的生死,心里泛起一股悲哀,从王国公主到现在被一个比自己父亲年纪还大的老人奸淫,这其中的落差真是不可言传。【无论怎样,最少  要和妹妹一起活下来,不能在这里就  】看着气息越来越弱的银华,金玉跻身上前去,从老人腋下伸出手去抱住老人,用自己柔软的乳房在老人背后挤压摩擦,脸伸到老人耳后,轻轻地哈气。

  百里青阳的注意力果然被金玉吸引了过来,看着金玉的媚态,道【怎么了,小姑娘你也忍不住了,是不是也想尝尝老夫胯下之物的滋味啊。】金玉的乳房仍然摩擦着老人的背脊,声音带着一股魅惑:【老元帅,你看她这样子,跟一个死人一样,怎么好好伺候您啊!不如您来  来  】老人没有停下抽插动作,转头用长满胡须的大嘴狠狠地亲上了金玉的樱桃小口,【来  来什么啊?你不说出来,老夫怎么会明白。】【来  来  干  我吧!我一定比他厉害,我能伺候您舒服。】金玉满脸娇羞,红霞已经蔓延到了耳根。

  【哼,你说你厉害老夫就要信吗?现在老夫弄得也是十分畅快啊。】百里青阳又如何不明白金玉的意图,插弄一个不会迎合的女人确实无趣,但也不能让她轻轻松松的达成目的。

  【我  我  】金玉似乎想不出什么理由来了,看着妹妹愈来愈轻微的气息,不禁急出了泪来,【我  我比她听话,我能逗您欢心。】【哦?那你要怎么让老夫欢心呢?】老人嘴上寸步不让,但却也减慢了挺动速度。

  【我  我  】金玉急的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呵呵,要不,老夫给你一个机会得了,怎样?】百里青阳语气充满了诱惑,也第一次用上了商量的语气。

  金玉好像是一个抓住了浮木的溺水者,赶忙道:【好  好  ,一切但凭老元帅做主。】

  百里青阳露出一个达成目的的笑容,道:【那好,那老夫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做得到吗?】

  【做得到!做得到!您说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好,那可就这么说定了啊。】

  【恩,那您能不能先放过我银华,我马上就可以让您  】【那可不行,老夫要先验证一下,你是否说话算话才行。】【行,那您要我做什么?】

  【恩  】百里青阳一时也是想不出该让金玉干什么。自己床上跪着干了银华许久了,但长裤却还在脚踝上没有脱下去,于是心生一计。

  第四章金玉受辱

  百里青阳抱起已经昏迷的银华,自己躺下了身,下体仍然与银华紧紧地连在一起,曲起双腿让阴茎不至于滑落出来,采用女上男下的姿势开始肏干银华。

  【将军大人,我该  】

  【先给老夫把长裤脱下去,穿着它干你们太碍事。】老人终于下了第一个指令。

  【恩】金玉膝盖着地跪行到老人脚边,玉手抓住老人有些破旧长裤裤腿没费什么力气就把长裤从老人脚上拉了下来。此时金玉才注意到老人的脚上好像裹着什么东西,仔细一看原来是大秦女人裹脚用的裹脚布。【男人也用裹脚吗?】金玉心中泛起疑问。

  老人一边持续着在银华嫩穴里抽插,一边观察这个金玉的动作。

  【嗯?看什么呢?没看见亵裤还在老夫腿上吗?一并除去。】金玉顺着老人多毛粗壮的小腿向上看去,果然有一个已经泛黄的亵裤还挂在老人右小腿上,散发出一股腥臭的气味,老人军旅生活大半生,若是没人照顾,自是不太注意自身卫生问题。金玉向前跪坐,右手托起老人右脚,别过脸去,左手颤抖伸向老人亵裤。

  百里青阳看他的样子分明是心存不愿,心里顿时冒出火来,道:【慢着,你为什么还不敢正视老夫?啊!!你给老夫滚开!还敢嫌弃老夫,老夫今夜就把你妹妹奸上天去。】老人一脚把金玉踹下床去,又狠狠的开始抽查银华。

  金玉见此赶忙四脚着地爬上床来,双手抱住老人又要蹬开他的大脚,道:

  【不!不!!我怎么敢嫌弃您呢!我  我是沙子迷了眼,转过头去揉一下,没有嫌弃您,您再给我一次机会吧,求求你了。】借口虽然粗劣,但胜在有真情实意,老人用大脚揉捏了几下金玉的乳房,虽然隔着一层布料,但仍是感到脚底十分舒服,心里少少畅快了些【哼,让你不听话,给老夫用嘴脱。】

  【啊!!】金玉做梦也没有想到,老人会提出如此过分的要求,一时愣在了那里不知所措。

  【啊什么啊,快点,老夫可是有耐心得很,怕就怕你妹妹,支持不到你伺候老夫开心了。】百里青阳威胁道。

  确实银华的气息比刚才又弱了一些,老人仍是毫不留情的用粗黑的阳具抽插着,血也是停止,仍从银华与老人的交合处缓缓流下。

  看到妹妹已经气若游丝,金玉不再犹豫,脸伸到老人亵裤边,伴随着进入闭口中的腥臭味,克服心理的不愿,贝齿轻轻的咬上了亵裤。屈辱感不断地从心里涌出来,眼泪也如断线珍珠一般,洒落下来。

  老人感到了小腿上眼泪的温热,心中畅快自是不用多说,下身的挺动又加快了一些。左脚也抬了起来狠狠地踩在了金玉的头上,把她的俏脸压在自己小腿上,在腿毛上来回的摩擦。

  金玉不敢反抗老人,螓首在老人脚掌下随着老人脚的力量在小腿上蹭来蹭去。

  【哈哈哈】老人发出畅快的笑声,把左脚从女孩的头上移开,并生硬的命令道:【继续。】

  一点点的金玉用贝齿把老人的亵裤褪到了脚踝处,闻着亵裤与老人大脚散发的臭味,金玉抬起老人的右脚,成功的把亵裤脱了下来。

  女孩松了一口气,以为终于结束时,老人又开口了:【还有老夫的裹脚布,用嘴一并除去。还有,如果你还想救小宝贝的话,就动作快些,她,可是支持不了多久了哦!】

  金玉不再犹豫,立刻跪下撅起丰臀,把整张脸都贴在了老人的左脚掌上。老人脚掌很大竖立起来比金玉的俏脸还要高出一个大拇指的长度。裹脚布不知道已经多久没有解下来过了,散发着老人的脚气,金玉强忍着呕吐的感觉,用牙齿咬住布头,然后脸绕着老人脚尖的脚尖开始绕圈,一圈圈的解开了老人脚上的裹脚布,然后又如法炮制,老人右脚的布也被解了开来。

  来不及吐掉嘴里的布条,金玉就抬起头来,用恳求的目光看着百里青阳。但是在老人怀里的妹妹却已经没了一点声息。

  【老元帅,您说什么我都会做的,求求您先放了银华吧!我求求您了。呜呜呜呜  】一边说一边爬到老人手边双手伏地给百里青阳磕起了头来。此时,金玉心里已被恐惧塞满,生怕自己动作慢了,来不及解救妹妹。

  第五章百态金玉

  【恩,还不错,就算你过关了,老夫当然也不是言而无信之人,就拿你来代替她吧。】百里青阳带着淡淡的笑意,说出了让金玉惊喜万分的话。

  【是,是,谢谢百里老元帅恩典。】但看着老人怀里的妹妹,金玉又犹豫了,道:【老元帅,求求您,能不能先给我妹妹止血,救治一下,银华从小体弱,这样不管她,她绝对活不过今晚的。】

  【哼,你有什么资格跟老夫讨价还价,救与不救,等老夫爽过之后再说。】百里青阳见金玉开始蹬鼻子上脸,又是暗怒起来。

  先把阳具从银华小穴中拔了出来,没有了老人阳具塞堵,银华小穴里的血像一个小喷泉一样冒了出来。看着老人鲜血淋漓的阳具,女孩眼中惊恐闪现,但立刻就坚定了下来。

  【老元帅,您说过的只要我们姐妹伺候您畅快,您就给我们两个一条生路,我已经全都按您说的做了,您再说什么我也一定会听,求求您,先救救银华吧。

  呜呜呜呜。】说着,金玉又磕起了头来。

  听见金玉用自己的承诺来对付自己,百里青阳面露不快,【起来,莫要让老夫看了心烦。】百里青阳怒喝道。

  【老元帅,我与妹妹一胞双生,如果妹妹死了我也不愿意独活,相反要是妹妹活着,我保证可以说服她与我一起服侍老元帅,我们姐妹任凭您用来取乐,求求您,先救救银华吧!】金玉已经哭出了声来,今夜已经不知是第几次落泪了。

  百里青阳看着金玉一边掉泪一边磕头,心中也是泛起一股不忍,戎马半生,百里青阳最欣赏的就是敢为他人牺牲自己的豪迈人物。

  【罢了,你起来吧,老夫应允,先救治她便是。】金玉不可置信的抬起头望着百里青阳,眼中闪烁着激动的泪水,【唔  谢谢老元帅,呜呜,谢谢  呜呜呜】

  【哼,不用多谢,老夫只是想尝尝你们两姐妹共同服侍与我的滋味而已。】百里青阳还是百里青阳说出的话依然是不近人情。

  【副官!副官!!进来!!】老人向帐外大声喊道。

  【啊】金玉一听当时就吓得全身缩进了被子里,毕竟还是个处,即便是已经被百里青阳如此倾辱过,但依旧不想别人看到自己身子。

  【哈哈【老人隔着被子向金玉的丰臀狠狠地抽了两巴掌,【刚才跟老夫说话时那么强横,现在怎么又害羞的躲起来了。你这小姑娘,当真有趣,哈哈哈。】【  】金玉躲在被子里不敢出声。

  百里青阳拉过金玉的玉手放在自己的阴茎上,带着她的玉手上下撸动,拉过被子,可有可无的遮挡了一下下身,毕竟作为主帅,不可有失威仪啊。

  【将军,唤下属有何吩咐?】营帐外传来询问声。

  【进来。】百里青阳声音依旧威严。

  副官走进帐营,不用看床上,但闻味道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将军有何吩咐?】副官单腿跪在床边,双手抱拳问道。

  【带她】百里青阳指了指躺在一旁,毫无声息的银华,【去吴医师那,无论用多好的药材,一定把他给我救活,否则你与吴医师都去刑罚营领一百军棍,明早老夫就要知道消息,明白了吗!】最后一句百里青阳几乎是喊了出来,军人作风显示的淋漓尽致。

  【明白,属下一定完成任务。】副官答道。

  【恩,带他下去吧!】

  【是,属下告退。】说完,副官抱着被棉被卷起的银华走出了营帐。

  感觉棉被中女孩僵硬的身体放松了下来,百里青阳调笑道:【好了,小姑娘,现在还不出来吗?人已经走了。】

  金玉慢慢的从被子里露出头来,先是左右看了一下,确定没人后,才长长的出了口气。但金玉自己却丝毫不知道,自己刚才这一套动作已经让百里青阳看直了眼睛,不仅是因为金玉不参杂任何杂质的纯真动作,还因为金玉螓首钻出棉被的地方正在老人靠近阳具的大腿内侧,金玉的嫩乳压着老人的左腿,小嘴中哈出的热气打在右腿皮肤上,竟是令老人舒服无比。

  看着金玉精致的面容,感觉着我在阳物上的小手的上下撸动,老人刚刚有些疲软的阳具顿时又坚挺了起来。

  【怎么样?现在满意了吧,吴医师是军中圣手,你妹妹他一定会治好的。】百里青阳抚摸着趴在自己大腿上女孩的长发,柔声细语的说道。可能连百里青阳自己都不知道,他对待金玉的态度已经有了根本性的改变。

  金玉感觉到了老人粗糙的大手在自己头发上轻抚,金玉顿时清醒过来,自己现在是老人的阶下之囚,怎能如此放松自己。

  金玉赶忙钻出被子,双手扶膝,跪在百里青阳手边,边磕头边感恩戴德的说:

  【谢老元帅恩典,金玉定会听您的话,全心全力服侍您。】听着这话百里青阳心里竟然出现心疼的感觉,一个十 七岁的少女,刚刚国破家亡,就被一个跟自己爷爷差不多年岁的人玩弄,还能如此坚强,知道拯救妹妹不抛弃不放弃,与劣势中还能抓住自己话中的弱点加以利用。心性,品质皆属上佳,当真是一奇女子。

  欣赏归欣赏,百里青阳还是没有忘记今夜的正事。

  【未完待续】

  本楼字节:16772

       总字节:329112

  

  [ 此帖被yuehuizzz在2015-05-17 01:00重新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