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现代激情

我的大学时光

我上学的城市是一个安静整洁的城市,虽然是省府所在地,但并没有大都市的喧嚣,为数不多的几个红灯区散落在乾净的街区,让你任何时候都可以保持一种轻松的心情。我的学校是一个老牌工业大学,虽然是教育部直属重点,但因为某些历史原因,早已没有了往日的风光,唯一的改变是,在校人数每年都在增长,已经突破两万人
  有经验的人都知道,工业大学的男女比例往往呈现一种营养不良的状态,女生原本就少得可怜,美女就更是凤毛麟角了。但不知道为什麽,我们总是能在这个破败的校园里发现一些惊喜。无聊的人多了,各种各样的社团就很自然地建立起来,学院的,系里的,社团的茁壮成长满足了这群精力旺盛时间充足的青年男女心理和生理上的需求,从这一点上来说,社团是一个成功解决两性需求的良好方式。
  一年级的时候我还没和高中时代的女友分手,加之刚从封闭的高中校园里走出来,在性方面更是生手一个,至今我还清楚记得我们在学校后山上的第一次亲密接触,我的坚硬滚烫在她的身体里简直不堪一击,几个回合就迫不及待地完成了我的告别处男仪式。以后的日子刺激而紧张,不知道为什麽,压力越大,性的需求也变得无度起来,经常是在晚自习结束后我们在学校的偏僻角落完成了一次又一次紧张而短促的结合,她那湿润的软滑的温暖是我高中时代最后的回忆。
  那个时期的交合总是不能达到完美,也许是因为选择的地点总是黑暗的校园角落或是山风很大的树林的缘故。第一次的完美经历是在她家的床上,高考结束,应邀去她家做客,他们一家是基督教的信徒,每个周三晚上都会去附近的教堂,就在那个晚上,我们在她父母的床上完成了一次完美的交合,她高潮来临时挺硬的乳头,发烫的脸庞和扭动的身躯让我终于体验的征服的快感,我终于完成了从青涩男生到成熟男人的心理蜕变。
  但是我们的关系并没有维持太久,原因可能是因为我们上大学之后的两地分隔,我对性的需求日渐增长,但是却要忍耐好几个月才可以在见面的日子得到一次解脱,然后又是长久的等待。这样的日子对我是一种折磨,于是我决定结束它,在一个天气很好的晚上,一个人在宿舍里用右手解决了膨胀的慾望之后,我拨了那个像徵结束的电话。
  我有还算俊朗的外表,不错的身材,本以为很快就能迎来一段新的开始,但是我的运气总不是很好,二年级的所有回忆就是在床头伴随着幻想的右手的机械运动。这让我感到羞耻,但又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一次和一些高年级的师兄喝酒,才发现他们以前也有这样的困扰,但是却靠着参加各种社团,联谊解决了。
  于是我决定加入社团。学院级的显然会有人数上的限制,所以我选择校级的大社团,正好当时有一个青年志愿者组织要招聘主席,部长,在考虑了实际情况后我决定应聘宣传部的部长,原因是要害部门,可以接触到全社团的女生而目标又没有主席那样明显。
  招聘是在晚上进行的,找了个阶梯教室,我穿了个牛崽裤加件衬衣,对着镜子看了看,自己也觉得很满意。第一个应聘主席的是一个身高有一百八十七公分左右的汉子,特徵是黑,壮,挥洒之间,孔武有力,一口浑厚的东北口音,我估计这家伙的性功能应该比较强大,也可以充当打手保镖一类的人物。
  他的演讲很有煽动性,但我却没什麽兴趣,注意力转移到身边坐着的一个女生身上,她的香水味道强烈地刺激着我的感官,这种味道与我的前女友的很相似,我开始侧面观察她,第一印像是好大的胸脯,然后就是很白的皮肤,眉眼之间有一种春意,这样的女人给人一种妖媚的感觉,若不是看她手上翻动的英语词汇手册,我真不相信她是一个学生。
  女生似乎也在观察着我,但我有点无动于衷,这样的女子对我的刺激止于生理上的,加之来之前我已经用右手完成了一次释放,现在的抵抗力应该是最强的。很快轮到我的演讲了,由于之前准备充分,中学时代锻炼的口才,我的表现得到了全场的掌声,回到座位的时候我发现那女生显然想和我搭讪,说实话她的笑还是很有诱惑力的,她凑过来的身躯把我熟悉的气味不断地带到我的鼻子中,她说她叫小香,二年级,人文经济学院的,也是来应聘宣传部长的,但是觉得自己竞争不过我。我笑笑说没关系,若我当上了你就做我的副手,然后我就告辞出了教室。

  结果我真的选上了,而小香也真的当上了我的副手,我搞不清楚为什麽一个社团要有这麽多职务,但我的目的不是来关心这些的,于我而言,多些人就多些选择。一套人马就这麽组建起来了,办公室设在学生会的一间房子里,照样是开会,这时候我才发现我们的组织部的部长是一个美女,长得有点像陈法容,她叫小鹰,是社团的老成员,但这些都不重要,她的眼睛很明亮,虽然不很大,但对我的吸引达到了致命的程度,我终于找到了目标。
  开会结束小香找我,给了我她的电话,要我晚上打给她,我和她胡说了几句就去找小鹰,她骑了个自行车,听我在后面喊她,停下来问我什麽事,我说对社团的结构有些想法,于是就上前就推了她的车一起走,小鹰的身体是柔软的一种吸引,她的声音很柔和,很难想像和她做爱是什麽样子,但是我渴望。
  可惜好几天都没见到她了,虽然有她的电话,但还没想好怎麽去找她。渴望在等待中蔓延,倒是小香打了好几次电话过来,每次都是十一点以后,我不清楚她怎麽有这麽好的精力,躺在床上听着耳边诱惑的声音的结果就是早上起来湿漉漉的内裤。小香伟大的胸脯在我脑海中渐渐清晰起来。
  由于小鹰对我一直是一种冷淡的态度,而她对我的诱惑却有增无减,我决定找小香来解决这个问题,虽然有点无耻,但是我也顾不了那麽多了。正好国庆要组织一个大的活动,涉及宣传和组织方面的问题,任务就到了我和小香的手上,先是到社团成员中收集稿子,然后我们负责选择修改。学生会的房间一到晚上就没有人在,很安静,我们就在那里选稿子。
  看了一会稿子,已经九点钟了,小香在我边上伸了个懒腰,把手搭在了我的肩膀上,问,你看了多少啦,我往后摆了摆手正要说话,才发现手碰到了一个柔软而有弹性的所在。一回头,发现小香的脸已经红了,我的血液也一下子往下集中,小香的身体已经软软地靠在了我的肩膀上。
  周围一下子变得安静下来,我迫不及待地反身抱住了小香,她结实的胸脯挤压在我的胸前,有一种让人窒息的热力。我开始解她衬衣的口子,她有些害羞,口中说着,不要,有人来的。可是我决心不让她说话,用嘴堵上了她唯一能够抗议的地方。衣服很快就褪下来了,露出了里面浅绿的乳罩,小小的乳罩竟然无法完全包拢她的整个乳房,白皙的皮肤在日光灯下闪耀着诱人的光彩。我的嘴早就因为忍不住这中诱惑贴了上去,所到之处一片温暖的柔软。
  我的双手开始寻找她乳罩的搭钩,但是却由于紧张而一时无法找到,索性就直接把她的两根吊带从肩膀上褪下来,乳罩滑落在她的腰间,一对伟大的乳房就这样弹了出来。我把小香横抱在桌子上,开始疯狂地吻着她的胸膛,从外围到她的乳晕和微红的乳头,她的身体往后仰着,像要把所有的重量都依靠在我的双手上,口中也开始发出微微的呻吟。
  这种呻吟对我是一种很大的鼓励,我的活动范围开始不再局限在她的上部,双手开始隔着裤子抚摩她的大腿根部地带,她显然很受用,双腿开始不规则地扭动,我知道现在可以解除她下面的武装了,外面的裤子在她的配合下很容易地脱下,剩下的是一条薄薄的白色内裤,双腿之间的三角地带很明显地有一块湿痕,那是她的爱液脱离了阴唇的羁绊散落出来。
  我把我的手覆盖在那片湿痕上,手指轻轻划着圆圈,从那里可以感受到一阵阵的热浪往外蒸发出来,小香的呻吟也随着我的节奏变得更短促,我知道她已到了快乐的边缘。隔着内裤可以感觉到小香阴毛在旺盛地成长,那是一个女人所有的骄傲,而我却可以全部地占有。
  一会儿小香已经无法满足于这种外围的动作,她要求更多的深入,双腿更加不按地扭动,我当然不会拒绝她的请求,把内裤从她的双腿之间脱落下来,这才发现爱液已经流到了她的大腿一侧,散发出一种类似麝香的味道,而她的毛发则软软地覆盖在那个小小的山丘上面,蔓延到她的两片阴唇上面。我把鼻子前端凑近她的阴唇上端的突起,来回摩擦,这对她显然是一个更大的刺激,她的整个身体已经完全仰卧在桌子上面,双腿微微张开,已经完全失去了抵抗力。
  我已经无暇脱去自己的上衣,直接解下牛崽裤,拉过她的手覆盖在我的火热的勃起上面,示意她来回抚摩,她的双手蕴涵着热力,她的不规则的抚摩让我身心舒畅,突然她的手突破了内裤的防线,从我的毛发滑落到我的滚烫的肉柱上,这一下让我来不及防备,差一点就崩溃了,她的手开始不停地套弄,一阵阵的刺激开始向龟头前端涌动,我让她下了桌子,跪在我的身前,把龟头凑近她的嘴,她抬头看了我一眼,仰头理了理头发,张嘴把我含在嘴里。
  小香的动作很生涩,但那种湿热的刺激远大于手的感觉,加之她的手在我的肉袋周围来回抚摩,很快我就被酥麻的感觉所淹没,不一会就在她的嘴里喷发了,汹涌的液体使她不断地咳了一会,残余的从她的嘴角滑落到她的胸前。好一会她才有力气说话:“怎麽有这麽多啊?”我拍拍她的头说,积累了太长时间了啊。
  停下来整理了一下,正当我要重整雄风狠狠干她一次的时候,院子那边传来一阵自行车的声音,有人来了,我们匆忙穿好衣服,拿了几张稿纸盖在刚才的战场上面,装出在看稿纸的样子。车子在门口停下来,原来是我宿舍的兄弟来找我,事后我还被他笑了好几天。
  虽然已经接近十月,但夏天的热力还是烧灼着校园里寂寞的青年,傍晚的时候听说机械系一个男生因为追求某系花未果而采用强暴手段,被警方刑事拘留,我也被吓了几天不敢找小香,潜意识中觉得,我对小香的行为,也是一种犯罪。
  晚上的时候,宿舍里的大牛在吹他白天在郊外水库的ML经历,这对我是一个刺激。大牛的游泳水平很高,他的经典语录是,要想泡一个正点的妞,最合适的地点是在游泳池里。这句话有一定的道理,大牛有比我还强壮的身材,肌肤黝黑,在脱衣服的情况下,对女性的吸引是很强的。
  大牛新结识的学妹就是在泳池里搞定的,虽然不是美女,但身材无可挑剔,我甚至怀疑,是不是身材好的,不论男女都会出现在游泳池里呢?不可否认,大牛在叙述做爱经过的时候口才出奇地好,我们也相信他表现出来的那方面的实力。
  白天大牛用自行车载着小学妹去了郊外的水库,名目是学习游泳,但为什麽不选择去学校的游泳池而要去那麽远的地方,显然是出于不可告人的目的。据说小学妹开始是穿着三点式泳装的,后来经不起大牛强壮身躯的吸引,春情勃发,主动解开了最后的防线。而大牛自然就担负起救火队员的任务。
  小学妹的毛发在水底如水草般轻轻摇动,而那神秘的地带如同一个吸力强大的旋涡,引导着大牛到达快乐的中心。大牛这时候才发现,小学妹的水性其实是很好的,可以在水底含着他的阴茎做出各种高难度的动作,而最后,大牛搏动着释放出来的精液在清澈的湖水中竟然构成了一组美妙的图案。
  水下小学妹柔软的腔道并没有以往那样的火热,而是一种似热似凉的包裹,冰火的感觉很快让大牛再次缴了械。大牛自然不甘就这麽认输,把小学妹拉到岸边草地上狠狠地又乾了一把,在小学妹的求饶声中,大牛的自尊终于找回来了。
  大牛的叙述让宿舍里其他几个单身男人的慾望达到了顶点,而解决的办法似乎还是靠手,大力地。而我也沉迷于小香那软软的热热的吞吐的幻想之中。
  国庆节马上就到了,我们完成了社团的宣传任务,这次活动做得很成功,开会的时候我们的黑大汉主席呵呵地笑着,但我总觉得他望向小香的眼神有一些熟悉的神采,那是一种渴望占有的感觉。
  国庆节,小鹰要回家,没办法接近她。于是计划出去旅行,小香要求同行,我知道她上次没有得到应有的回报,于是答应一起出行。两个人买了去武汉的车票,是晚上的列车,很遗憾地没有买到卧舖。两个人在车上挤了一夜,所有的接触也只限于一些轻微的接触,小香似乎很明白我那些看似无意的小动作的含义,尽量配合着我,到了下半夜我才稍微放肆地用手在她的胸脯和下体做一些游走运动。
  下车的时候外边下着小雨,我们冒着雨在火车站附近找了一家还算乾净的旅社,旅社的老板娘用一种明白一切的笑容接待了我们,把我们安顿在二楼靠近广场的一个房间里。一关上房门我们就甩开背包开始放肆拥抱,拉扯着对方身上的衣服。我直接地把小香的胸罩从衣服里面解了出来,丢在一边的地上,小香的手蛇一般灵活地钻进了我的裤裆,揉捏着我敏感的双丸,她的身体紧紧缠绕在我的胸膛上,不停地扭动着,我们彼此好像要把身体融入对方,喘气的声音回荡在房间里。
  很快我们身上的衣物被抛落在房间的地板上,小香的身体俯卧在床沿上,而我挺立的阴茎从她身后顶在她湿滑的三角地带。她似乎已经无法忍受那种空虚,屁股开始主动地摩擦着我的阴茎。我知道现在我们都需要一次爆发,于是用龟头在阴唇附近沾了足够的爱液,顺利地冲破了阴唇的阻隔,进入了她的身体。小香开始呐喊,用力啊。我当然不能让她失望,扶好她的双臀开始大力抽插,这纯粹是一种发泄的冲刺,小香的屁股左右摆动着配合着我的节奏,从侧面可以看到她的双峰摆动的幅度,真是好大的一对乳房啊,我开始用力挤压它们,手指牵引着两颗挺立的樱桃,小香叫得更放肆了。

  抽插了一会小香要求坐到我的身上,这是我从来没试过的姿势,但我必须配合她。她的阴道因为刚才的湿润变得更加容易进入,很快地她就在我的身上快乐地跳动起来,我只感觉一个会蠕动的腔体包围着我,做着不同的运动,这让我疯狂,我的有节奏的向上挺动显然也给了她很大的快感,龟头和花心之间每一次都完成了完美的碰撞。
  这一次的做爱达到了完美的程度,我们几乎同时达到了高潮,我可以感觉到她高潮时阴道里那种潮湿的热力,像是要吞噬一切,包容一切,爱液,精液从我们的结合处不断地撒出来,撒在我和小香的阴毛上。从那以后我爱上了紧密结合时双方阴毛互相摩擦的感觉。
  这一次旅行是我人生中一次最疯狂的体验,除去短暂的游玩时间,我们都在做爱,床上,地板上,茶几上,沙发上,浴室里,积累了许久的慾望得到了彻底的释放。这几天我们居然没想到要用避孕套,我的阴茎停留在她的阴道里,我们互相拥抱着。我终于明白,我们其实是一类人,对性的需要却由于性而更强烈。